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长安无月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太阳已经将地面照得油亮,耕作的农人已经来到地头开始收割,隔壁家大公鸡已经撕心裂肺地吼了三个回合……然而无月酒楼依然大门紧闭。

    “诶呦喂,这都什么时辰了,怎么还不开门啊……”吴月伸着懒腰、打着哈气走出房门,一边缓缓睁开慵懒的双眼,一边用手捶着后背。她今日着一条素雅的长裙,粉嫩的桃样印花若隐若现,上着一件鹅黄色对襟,头发用简单的玉簪挽着,一反往常娇艳模样。端详了自己片刻,她又拿起前日新进的胭脂,对着铜镜涂来抹去。

    “我说,这刚发了月钱,就一个个给我偷懒?”见大堂没有一个人出来招呼,吴月有一些不悦,嘟囔着走进跑堂儿乘风的房间,见他还在那仰面大睡、呼噜震天,就气不打一出来,“姐姐我起了个大早,就为了看你睡懒觉”?于是伸出手,便去掀乘风的被子……

    “啊!!!!”一个高亢的女声从乘风房间传出。

    “啊??!!!!”另一个男声也吼了出来,音调不高,但却很绵长,声音中满是惊恐。

    正帮忙备食材的豆蔻紧张地拽拽师父的袖子“乘风哥哥是不是遇到什么危险了”?她皱了皱眉头,眼睛里蕴藏着一丝担心。

    “无妨,不必理会。”江逸舟淡淡地说着,又开始第三次清洗起面前的厨具。

    “变态啊,你这人怎么还裸睡啊!”吴月掀起被子,微棕的满是肌肉的赤裸膀子很有冲击力地映入眼帘,她连忙一只手用帕子蒙住双眼,另一只手上去就给了乘风一巴掌,并无所顾忌地引亢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机警的乘风其实早已察觉到有人进入了自己的房间,本想继续装睡,却被这声尖叫吓得大叫,并被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的不知所措,赶紧扯过被子把自己整个蒙住,只留一双眼睛四处观察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空气一瞬间好像就这样凝固住了,只留下两个人此起彼伏的呼吸,乘风转了几转眼睛,好像突然想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套好了自己的布衫。

    “月……月姐姐?”乘风试探着出声,来打破这尴尬的宁静。“那,那啥,被看光的人是我啊,你叫啥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,你这混蛋,快滚起来开店了,再敢睡懒觉就扣光你工钱……”吴月涨红了脸,立刻背过身去,直到走出门去,也没让那个帕子离开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诶呦……”还沉浸在羞愤中的吴月没走几步就被门槛绊到,陆乘风赶紧飞身向前将她扶起,刚一站稳,她便用力甩开了乘风的手,径直走回自己房中。

    这一日生意不算特别兴隆,但倒也是有几位顾客光顾,陆乘风有些心不在焉地招呼着,一大早的闹剧虽然让他有些懵,但还不至于困扰头脑简单的他。实际上,他还在盘算着昨夜的事,整整一日,他都在偷偷观察酒楼里这几个人,江先生还是一如既往地摇铃传菜,一脸冷漠、生人勿近的样子,他偷偷尝了口菜,还是那样色香味俱全,跟往日没有任何变化,事情绝对不是出在江先生身上,如果真的是他的东西丢了,自己也无法通过表面去推测了。

    豆蔻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