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长安无月最新章节!

    酒楼打烊的第二天,门口卖茶大爷注视着紧闭的大门,有点摸不着头脑。吴月悠悠转醒,视线由模糊慢慢变得清晰起来,梳妆台上的蜡烛已经滴干,阳光从窗中照射进来,正好打在她的脸上。她抬起脚刚想爬起来,却好像踢到了某个柔软的物体。放眼看去,是江逸舟趴在床边,呼吸均匀,睡的正香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江先生平时看着冷淡,见着自己晕倒,竟是他来陪着”。吴月看着他冷峻的脸,心里却有了丝丝暖意。

    似乎是感受到了吴月的动弹,逸舟也很快转醒了。“月姑娘可醒来了,我这就去熬粥,你且歇着”,说着他便起身,帮吴月重新掖好被子,走向厨房的方向。看着他清瘦却坚定的背影,吴月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,充满了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哎,等等,江先生,我有话问你!”吴月突然想起了什么,赶紧叫住那人,“我睡了有几日?那个死的人怎么处置的?有没有查出什么异样?”

    “姑娘身体还算强健,只睡了一晚便醒了,那人并未死,只是中毒较深,我略通一点医术,便帮忙止住毒素,怎样解法却未曾知……”江逸舟害怕吴月过度担心,便也没多说什么,含糊地讲了一讲,转身正要出去,却见陆乘风闯了进来。他见江逸舟也在,扯了扯嘴角,便转向了吴月。

    “月姐姐你可醒了,您可不知道,这江先生可多厉害着呢。”他冷冷一笑,就连还有些迷糊的吴月也能听出他声音里的讽刺意味。“江先生可是神医,哦不,如此见死不救,我是不是应该用毒医来形容你呀!”

    江先生不愿继续听他告状,轻声哼了一身,便拂袖而去。看到他转身离开,陆乘风连忙拉住吴月,一五一十讲起昨日情形,又添油加醋讲了半天他如何不仁不义、冷面寒心。听他讲了这半天的吴月不禁皱起了眉头,虽然相识相处也不过几日,但也能看得出,他虽表面看着冷峻严肃,内心却也是个知冷知热的人,自己向来识人不误,怎会在他身上有这么大偏差。

    “江先生不是那冷心人,他既不愿寻找解药医治,或许有他自己的道理呢……”吴月试图替江先生解释,但内心仍然很疑惑。“哼!他就是无情冷血,行走江湖的医生,哪个不是悬壶济世,我若知道这解毒的方子,刀山火海我也要去走一遭。”陆乘风露出一脸不屑的表情,环着双臂,仰起头盯着房梁。

    “那如果以伤害你最亲近的人为代价呢?”江先生端着清粥小菜出现在老板娘吴月的房间,低低地说道,几乎不能清晰地听见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我也会去,牺牲我自己的命,也要去救人……”陆乘风小声嘟囔着,继续倔强着昂着头。

    “来,吃粥了”,江逸舟坐在吴月床边矮凳上,舀了一小勺上来,又细心地吹了吹,才送到了她的嘴边。“不是我不愿医治,而是如果执意去找解药,不仅拿到解药的可能微乎其微,甚至我们这酒楼的人都要惹上大麻烦。”逸舟一边将小菜拌到粥里,一边慢慢地讲着。

    “哪这么邪乎呢!”陆乘风不满地撇撇嘴。

 &nb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