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长安无月最新章节!

    小蛇纹样的字条……

    陆乘风率先发出嘶的一声,打破了诡异的宁静。“瞧瞧,瞧瞧,我说你怎么知道的如此详细,原来是一伙的!我看这故事你还怎么接着编……”他冷哼着说道,语气中还带着几分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江逸舟并不理会他的冷言冷语,只看向皱着眉头的吴月,语气焦急地问道:“你可信我?”

    吴月见到这纸条的纹样和内容,开始沉默不语,与江先生相处这几天,虽然觉得他不愿与人多交流,拒人千里之外,但若遇棘手事件,他又是那个能沉着冷静主持大局的人。尤其对自己,想起他对自己的种种,吴月心中又泛起了莫名的情愫。但经历了这一些事,又觉得他实在是有太多秘密,不可捉摸。她清了清嗓子,抬起眼直视着江逸舟:

    “我自然是不信你会骗我,只是这事蹊跷,也希望先生能好好解释。”

    听出她声音中带有些许疏离的意味,江逸舟的双眼瞬间暗淡下来,叹了口气道:“我原不愿多讲,怕给你们带来烦扰,事到如今,我也不能再隐瞒。我年少时,父母便双亡,出门行走江湖,也没有个傍身的手艺,几近饿死。在路边乞讨的时候,被一个好心人捡走,安置在他们门派里后厨帮忙做饭。渐渐地,我才发现,这门派不似一般门派,大家都在研究医啊药啊,我去追问当初带我进来的好心人,才知这是恶名在外的江湖第一暗杀组织九蛇毒教。”

    江逸舟环视了一遍周围人,见大家都表情凝重地看着他,便又咽了口唾沫接着道:“之后,我便寻了个机会逃了出来,途中遭遇了大批人马的追捕,我好不容易躲过了,跑到了吴国,后来又辗转去了南淮,接着周游了半个大梁,最终才选择了长安,这虽离毒教据点很近,但也就因此变得更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但是没想到,他们还是找上了我。我原本还盼着这人在酒楼遇险只是侥幸,没想到还是难逃此劫……”

    陆乘风将信将疑地吸吸鼻子,试图在他的叙述中寻找漏洞,月姑娘知道他省略了诸多细节,但为了先解决眼前难题,她也不愿多问,于是道:“你说的,我便信,可这纸条没有更多信息,你如何与他相见?”

    江逸舟从怀中掏出一把小刀,将这薄薄的纸裁成了三层,又拎起中间那层放入水中,论说这么薄的纸,这般折腾本该破碎,然而不多时,底纹上的小蛇却发生了变化,幻化成了两行字:子规啼,在竹西。

    陆乘风见纸条发生变化,赶紧冲上去想瞧个究竟,却被江先生飞速塞入怀中,“我今夜亥时便出发,明日午时前若能归来,此事便算了了,若不能归来,恳请乘风能带月姑娘与豆蔻离开长安,往南走,越远越好。”说着,他抓紧陆乘风的衣袖,顺势就要跪地恳求:“好好保护她们,不要让她们受伤害,求你!”江逸舟双眼瞪地通红,想起自己曾经发过的誓言,如今却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