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长安无月最新章节!

    雨越下越大,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,时不时地还有两道紫色的闪电,撕裂整个夜空,紧随之到来的便是震耳欲聋的雷,轰隆隆的巨响,更衬的长安街道上的二人无比渺小。

    江逸舟脱下黑色袍子,将吴月紧紧裹住,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这样的雨夜,正是出逃的最好时机,又有陆乘风的机关马车辅助,自己也顺利地拖住了云蘅,醉醺醺的她丝毫没有起疑心。可是怎么会这样呢?这天时地利人和的完美计划,又怎么会以这样的方式流产?

    无论如何,他也想不通为何月儿会独自一人出现在这大街上,难道是她不信自己会追上他们?不对,若是这个原因,一开始她就不会同意离开……那只有一个原因解释得通了,那便是他们遇到危险了。可是略一检查,月儿身上只是沾着些污泥,因为摔倒,膝盖上有些许擦伤,却不见什么其他伤口。同样难以解释的是,如果是遇害了,乘风、豆蔻和那位使臣都去哪了?

    此时,如果只是他一人,凭借自己的身手,他还是有自信顺利出城的。可如今……月儿昏迷不醒,额头还有些微微发烫,若是她再出了什么差池,可是自己完全承受不起的了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也只好带她回去,出逃的事,再做打算。江逸舟将吴月紧紧地搂在怀中,沿着还滴着水地屋檐,稳稳地走着,他心中满是歉疚,又一次,她受到了伤害,都怪自己没有保护好她。

    不多时,他们就回到了无月酒馆,云蘅还一个人趴在长桌上,睡得正香。江逸舟三步并作两步,将月儿抱回房间,挽起袖子想要再仔细检查一番。可刚刚伸出手去,却又停下了动作,他行走江湖这几年,也没少给人看过病,可到了月儿这,却还开始扭捏起来了,仔细思索着如何不解开衣服进行检查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酒楼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,江逸舟警觉地起身,身体紧靠着墙壁,一点点挪出去。刚想出招撒一把毒针,打来人一个措手不及,只待看清,他赶紧收了手,迎到楼下道:“豆蔻和乘风?你们怎么也回来了?”见到他们,逸舟更是讶异,却压低着嗓音说话。

    “江先生你还没走呀?我还想着路上能碰到你呢!”陆乘风一向是大嗓门,全然没有注意到沉睡中的云蘅,江逸舟见状赶紧做了个嘘的手势让他噤声,顺便指了指桌上的云蘅,暗示他吵醒了可麻烦了。乘风这才看到云蘅,惊地向后连连退了两步。想了想,大概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,连连向逸舟比大拇指,对他能搞定女人的能力表示钦佩。

    江逸舟不再理会乘风的耍宝,赶紧交代豆蔻道:“月姑娘在楼上呢,我估摸着就有些外伤,再就是受了点风寒,虽不严重,但是她本来体虚,你快去帮她把湿衣服换下来,处理处理伤口,再拿个毛巾,浸浸热水,敷在她头上,我这就去熬点滋补的汤药来。”豆蔻连忙应下就去忙活了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陆乘风见两人都各自忙碌,连忙跟随着江先生进了厨房,这才敢稍微放大音量道:“你难道都不好奇发生什么了吗?”他将脸凑过去,顺手帮江先生往灶里丢柴火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问问你,怎么就丢下她一个人了呢?你是怎么保护你老板娘的!”江逸舟见他一脸吊儿郎当的样子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自己主动去帮忙,还蹭了一鼻子灰,陆乘风也开始不爽起来,“怎么了?还不是因为你们家月姑娘?”江逸舟因为计划泡汤、月儿受伤,心里本在烦闷,却因为他那句“你们家月姑娘”,脸唰的就红了起来,一声不吭地开始烧水熬药。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了,陆乘风觑起眼睛瞅了瞅他,发现他连耳根子都是红的,噗呲一声差点笑出来,憋笑憋到内伤。直到吃了江先生一记白眼,才终于有了点正形。

    “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