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长安无月最新章节!

    无月酒楼又恢复了往日模样,陆乘风一边抹着桌子,一边招呼着客官们,点菜的、上酒的、结账的,幸亏他腿脚够快,一个人也就把这些事揽下了。后厨的豆蔻却是叫苦不迭,今日来吃饭的人额外多,她力气小,做了一圈下来,早就累的筋疲力尽了。

    而房间中的老板娘与主厨,却完全没有察觉这样的困境,两个人小心翼翼、扭扭捏捏地试探着。

    “从头讲起?”江逸舟给吴月倒了杯水。吴月平静地看着他,没做太多的表示。

    “那是十几年前的故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十年前,他还是个十岁出头的孩子,深受家里宠爱,从小没学过什么武艺,家里人只盼着他能好好读书、学诗写文。吴地崇尚文人墨客,爹娘也以让他成为一代名士为目标。

    “然而我却辜负了爹娘,从小便对厨艺产生了兴趣。”吴月听到这里,插了句话:“我儿时似乎也认得一个钟爱厨艺的小哥哥。”

    江逸舟连忙紧张地打断了,他不希望月儿回想起儿时的事,具体来讲,他不想让她想起二人相识的那一日。他始终记着,那个火光漫天的夜晚,是月儿用她小小的身躯挡住了那致命的一箭,他拼了命想去带她一起跑出去,却被仆人死死地抱在怀里,如何也挣脱不开。他担心的是,如果月儿想起当夜自己没去救她,会怨恨自己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,他多虑了,自那夜开始,月儿便生了一场大病,高烧昏迷了几天,好不容易醒来后,那天晚上去过哪儿、见过谁,全都不记得了……

    江逸舟继续讲起自己的故事来。俗话说:君子远庖厨,出身于书香世家,爹娘自是不愿儿子当个厨师,但所幸自己还有两个哥哥,家人也就没把厚望寄托在自己身上,如此便能落得自在,成日里做些精致糕点,约上三五好友,在曲水旁弹琴作诗。

    可能是日子过的太安逸了,单纯的他对旁人都没什么戒备之心,为人又慷慨,与家里的仆人丫鬟关系都是极好,偶尔还会拿些自制的点心分给他们吃。

    一日下了学,没几步就要到家门了,他却被一乞丐拦住了去路,那乞丐是个独眼龙,脸上还有道疤,衣服脏兮兮地还打着许多补丁。他苦苦哀求着小少爷,说自己只有一只眼睛,做工的、出力的都不肯用他,望小少爷能帮帮自己。当时江逸舟虽然还很年幼,但“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”的道理还是知道的,他当即决定带那乞丐回自家做工。

    小少爷在仆人中的威信不必多说,无需向人特地报告,便有管帮工的主动来领人了。为了讨好小少爷,管事还给乞丐安排了个比较核心的差事——府中仓库的巡管。当然,管事只是和小少爷简单提了提,他也不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几年过去了,那个巡管也很老实安分,在府中资历越来越老,也就被提拔掌管府上的仓库。然而没过多久,就在出事的前一夜,爹娘突然将小少爷叫了过去。那几日爹爹非常不顺心,常常早出晚归,脾气也暴躁,恰逢第二天府上的老夫人大寿,掌管仓库的仆人却找不着了!

    爹爹到处问这仆人的来历,家中了解的怕都是做了几年的老人了,问来问去,却发现是江逸舟带回来的。看着爹娘着急,他赶紧将这人的来历和盘托出,仔细地讲了在哪遇到的,怎样带回府里的……

    听了这半天,却没听到江逸舟说出这人的身世背景,爹爹有些不耐烦地出口询问。身世背景?不就是乞丐吗?为什么还要问身世背景?多年前的他,自然不会想到这些。

    看到儿子一问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