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长安无月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夕阳西下,天边的晚霞甚是绚烂,就像一条长长的火舌,舔舐着、咀嚼着、吞咽着。群山起伏连绵,山峦仿佛插入了云端,被一层层薄雾笼罩着,氤氲着看不清真面目。天地间分外寂静,唯有几点路过的飞鸟,和一个小小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的身躯抖动了一下,好像是沉浸在一个长长的噩梦中,惊惧地想要挣脱,又似乎有些不舍。他刚刚十岁出头的年纪,却身量不小,胆大一点的秃鹰凑过来观察这天赐的美食,却被他那一动弹吓得跳到一边。

    好像睡得足够久了,少年的意识慢慢复苏了过来,他试探地睁开双眼,入眼的却还是那刺眼的红色。他连忙闭上了双眼,循环了无数次的梦又开始了?不对,啾啾的鸟叫、滴答滴答的水声、时隐时现的兽鸣,这都是之前梦中不曾出现的。他狐疑地再次睁开眼睛,却开始思考起来这是不是一个看起来更真实的梦。

    天上排成一行的飞鸟穿进了薄雾,丝毫没因他起身而驻足。距他不远的那只秃鹰,见他醒来了,连忙蹦到更远的石头后,舔着爪子装作无事发生。天边的“火舌”还在肆虐地蚕食着,就像那一场大火,将偌大个侯府变成了人间地狱。

    少年想要翻个身,却被脚下不踏实的触感吓了一跳,仔细看去,自己居然将脚伸到了面前的悬崖里,他连忙往后挪了挪,没挪几下,便又撞上了身后的岩壁。可以容身之处不过一丈宽,他谨慎地收回双腿,蜷缩在岩壁旁。随手抓起了一块碎石,手一扬,将其掷入了面前的悬崖。石头嗖地一下就飞了下去,瞬间就像被无形的大口吃了一样,等了许久,也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他又紧张地向岩壁缩了缩,害怕自己会有同石子同样的命运。少年抬起头观望了起来,天高云淡,山水相接,好像是什么世外仙境,却没有一点人烟。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只是感觉到,一觉醒来,恍如隔世。吴国、侯府、月儿、管家,好像都是梦里的故事,而他,只是置身在这山水之间,似乎之前的遭遇都只是梦,眼前的才是真实的世界。

    不,不是这样,刚刚被眼前景象迷惑的他,脑海中却划过了一声声哭喊。有娘亲泣不成声的求饶,有兄长们小声的啜泣,有婴孩撕心裂肺地哭叫,也有月儿挡在他身前的那一句“快走”。闭上了眼睛,又是一道道血光,那晕染了宴席的殷红的血,又有哪些是爹爹的呢?

    忘不了,永远也忘不了了,看到父母兄妹死在自己面前,任凭谁都无法承受这种强烈的刺激。一个想法涌入了他的脑海:“怎可抛下他们独活?”他几欲纵身跃入面前深不见底的悬崖。但转念间,他又停止了这样的想法,老管家拼死救他出来,难道就是让他轻生的吗?那一刻,他终于明白了命运交给了自己什么,活下去是有代价的,那就是他要永远背负着仇恨。找出凶手,血债血偿,这便是他活下去的意义。

    可能是某一阵清风吹醒了他,抑或是滴落的水珠敲响了他的心弦,天地间还是一片宁静的景象,与之格格不入的,却是少年内心的风起云涌。也许就是从那一天开始,他不再是从前那个单纯善良的小小少年了,他在心门外驻好了坚固的堡垒,从此世间再无侯府小少爷,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得看不出表情的江逸舟。

    复仇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