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长安无月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太阳慢慢落了山,云家老少也用完了餐,各自回房歇着了。江逸舟一个人坐在门前的石阶上,伸手在胸前一摸,便摸出个海棠果子。那果子又红又大,闻起来香甜可口,咬起来也汁水饱满。这可是下午的战利品,那果子藏的深,可是费了好一番劲才打下来的,这劳动成果可要用来犒劳自己了。

    江逸舟一边啃着果子,一边思索起来。来教里这么多时日,每天受着云枫的指使,再这样下去,自己的心性都要被磨没了。可怎么能不被指使呢?说起来也好办,那便是努力练习,规范动作,只要他挑不出一点错处,那就没理由再指使自己。然而这就陷入了一个可怕的死循环,每天站在后排得不到指导,得不到指导便动作不标准,不标准就会被派出去干活,干活耽误了一下午的练习时间,便更加不标准。

    如今,为了跳出这个循环只有一个法子,那便是晚上加练!现在的江逸舟,虽然与人对战还成问题,但制服个狼啊什么的还是不在话下。哪怕再像上次遇到个狼群,以他现在的身手,就是跑也跑得脱了。

    教派位于山上,山上的林子可以说是比比皆是了,江逸舟扔了手中的果核,便随意挑了个林子去练习了。

    连着刻苦了几晚,每晚都等夜深人静了才悄悄地摸回去,若说没有进步那是假的,但进步的程度却着实有限。每日看不清云枫的示范动作,动作本身是错的,就算再怎么加练,也只是让错误的动作更加熟练了,丝毫没影响云枫的挑挑拣拣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,江逸舟怎么会不懂,可知道症结所在又会怎样呢?整个教里,能信任的人又有几个?云蘅虽说心里向着自己,可迫于伙伴们的压力,也从来不会说几句公道话。向教主告状?更是不切实际,教主日理万机,怎会为自己的烦恼费心呢?没有别的办法,只好在云枫指点他人时靠近偷听,一点一点积累了。

    这一晚,江逸舟依然来到了往常去的林子,这林子的树木较为分散,树与树的间距也大,倒是方便伸展拳脚。天上的月亮极圆,将地面照得很是明亮,江逸舟选了个开阔的地方,便开始一板一眼地练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却听到身后扑簌簌几声异响,虽武功学的还不成熟,但每日耳濡目染,对武学的意识倒是长了不少。听到声音,江逸舟立刻警觉起来,小步向阴影中走去。此刻的他分外紧张,脖子后的汗毛都竖起来了。若只是个动物,哪怕是匹狼,都没什么好怕的,然而他最怕的却是人。

    本来就在教中地位低下,人微言轻,妄想练武的小厨称号早就被沈子清传出去,如今弟子们见到他,没有哪个不是讥讽一笑的。若是被人发现半夜偷偷练习,还不更让人笑话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刚想转身就跑,却听身后响起了脆生生的声音:“舟哥哥!是我!”

    整个教里叫他“舟哥哥”的就只有那大小姐云蘅了,江逸舟收起了紧张的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