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长安无月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为什么一定要明天挑战呢?这里面一定有蹊跷!沈子清四肢发达,头脑却没有太多的沟壑,他思索了一天,无非就想到江逸舟可能作弊,如果他偷带而自己不带,那可是吃了大亏,于是便在胸前塞了个匕首。

    江逸舟也没闲着,说不带武器是怕伤着不假,但可绝不是怕伤着沈子清。沈子清身份高贵,从云枫对他的毕恭毕敬中便可见一斑,这等挑战,定是不能下死手的,若他遭到半点不测,自己也怕是会被群起而攻之。可自己的地位却低的好像在尘埃里,若对方起了杀心,又如何能奈何的了呢?

    趁着午休,江逸舟又来到了约战的树林,仔细地勘查着地形,边观察,边计算,为晚上的挑战做准备。

    夜幕很快就降临了,沈子清带着他的心腹伙伴,江逸舟带着云蘅,四人在树林外相遇了。“话不多说,现在开战吧!”沈子清摆了一个起手姿势,准备开始攻击,却被江逸舟叫停了。

    “慢着……”江逸舟没有和他直接交战,而是又把昨天说的规定重复了一遍。“为了更加公正,我建议双方的见证人互换搜身,保证确实没有携带武器。”

    听到要搜身,沈子清的心腹还狠狠点了点头,表达了对这种公正做法对认同,可他身旁的沈子清却表情凝固住了,还有这种操作?很快,云蘅便搜出了他所带的匕首。心腹看到自己老大不守规矩,虽没敢直接吐槽,却也在心中暗暗咋舌。

    江逸舟见状摇了摇头,说道:“子清兄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出尔反尔可不该是做大哥的做派啊!”沈子清被他说的也感到十分羞愧,自己虽然勇武好斗,可从来都是坦坦荡荡说一不二,从来没有过说或不算话,今天带来这匕首,还不是因为怀疑江逸舟有诈。被抓了个现行无话可说,他只好深深低下头表示歉意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见你态度诚恳,这件事就作罢了,不过没有丝毫惩罚有点说不过去,这样吧,你让我先进林子找个合适的位置,再来林子里找我,不过分吧。”江逸舟看似做出了让步,实则在引诱他一步一步踏入自己的圈套。

    沈子清想了想,确实不过分,自己不信在先,也确实该有些让步,这林子不大,树木又稀疏,让他先进去又如何,失去个先手优势,照样能掰回一局,于是便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这回江逸舟没多废话,便向树林里走去。天色已经全黑,云层密布着,倒是一丝月光也射不出来,见江逸舟的身影没入了黑漆漆的树林,沈子清也跟着大步踏了进去。

    沈子清和江逸舟不同,他可是第一次来这片林子,再加上阴天,刚一进入,便觉伸手不见五指,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,能蹒跚着前进了。本以为一进入树林便能开打,三下五除二解决了就完事了,没想到走了半天都没见到江逸舟人,再一回头,早就看不见来时的入口了,四面都黑乎乎的,只能听见些许风声和兽叫。

    沈子清打了个寒颤,不知道江逸舟在搞什么鬼,于是大声喊了句:“江逸舟,你给我出来!”出来……出来……出来,树林里居然出现了回响,却还没见有人露面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还是不见人,夜晚的凉风穿过树林更显的阴森,此时的沈子清早就收起了自信,心中已经有些害怕了。接连被树影吓到的他打算找个开阔点的地带,最起码不会再杯弓蛇影。

    打定了注意刚想快步走出林区,却看见一个小石块不偏不倚地滚到自己的脚边。“你在哪?”沈子清大喊,可只有回响在答复着他。除此外,只能听见天上几只乌鸦飞过,啊啊地叫着,甚是凄厉。见不到来人的沈子清心中十分慌张,紧张地环视着四周,生怕从哪边突然窜出个人。

    此时的江逸舟就站在离他不远的树后,经过计算,那棵树形成的阴影可以完全把他挡住,再加上他呼吸轻、脚步轻,就算离得再近也很难被发现。见他有些惊慌失措了,江逸舟抿嘴笑了笑,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不惊慌怎么能出错呢?

    江逸舟摘下了片叶子,放在嘴边轻轻一吹,便发出了像女人尖叫般的凄厉响声。这叶子的特殊就在于响声尖细,风吹过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