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长安无月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夜未睡的沈子清,更是天不亮便爬了起来,早早的来到了比赛场。由于没有充分休息,此刻却是有点哈气连天。渐渐的,比赛场周围人多了起来,还没见到江逸舟露面,沈子清心中安稳了许多,心想自己的毒茶叶总算是起了功效。

    可还没高兴多久,周围就有了一阵不大不小的骚动。沈子清连忙赶过去,却发现那人正是江逸舟,大摇大摆,神清气爽地到来了。怎么可能这样?明明是亲眼看到他喝下去了呀?沈子清不知道他如何做到的,但自己却因为休息不足,外加上心情郁闷,有一些头晕。

    比赛如期举行,结果也十分不出所料,江逸舟毫无疑问获得了首位,可令众人不解的是,沈子清的表现可算是一反常态。他看着没精打采,比赛场上也连连失误,犯了好多个低级错误,最终名次也是堪堪达到前半。

    见江逸舟拿到第一,云枫也连忙吹捧了起来,鼓吹是自己教徒有方,才能培养出这第一名。四大长老纷纷来挑选各自的弟子,经过一番游说,江逸舟来到了南长老门下,继续学习毒药和解药,云蘅也自然地跟来了。而沈子清表现不出众,却分到了西长老手下,负责教内的人事分派。

    又是几年过去,江逸舟已经年近弱冠,云蘅也慢慢长成了个大姑娘,两个人共同学习毒药和解药,尝遍百草,试遍百毒,常常是一个人性命攸关,另一个人赶紧拿解药来解。药与医又相通,几年下来,两个人的医术也是了得,都成为了南长老得意的弟子。

    学遍了南长老手中的药书,二人就已经算是出师了。可就在南长老盘算着如何好好发挥这小子的才能时,江逸舟却向他提出了下山的请求。

    “南长老,我来毒教时日已久,家中还有事务处理,如今学成,我也无心在教中任职,可否即日下山,以免思乡之情。”他说的一本正经,却让南长老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九蛇毒教,声名在外,江湖上最大的暗杀机构,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。入了教的人,武功优秀者,自然会被派去执行任务,任务成功也会获得高额奖金,可从未听过有学成归家的,难道他竟不知道九蛇毒教是做什么的!

    此时的南长老有点怪罪教主的鲁莽了,当初将这孩子带回,却不把话说清,如今却又如何解释。想了半天,解铃还须系铃人,这个坏人终究还要教主去当,于是将皮球踢了出去,道:“这个,我也没法做主,你由教主带回,如今便去问教主吧。”

    江逸舟没有多想,转而就去找了教主,将来意重复了一遍,没想到教主却沉吟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事情怪我,都是我太过爱才,却忘记把事情和你说清楚……”云教主慢悠悠地说道,心下却是想,哪里是忘记说清,江逸舟这孩子品性正直,若让他知道此时学武的地方是个暗杀组织,还不一定是个什么地步呢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江逸舟不愿意与同门交流,自然不知道这些,可每次问及毒教职责时,云蘅与教主的支支吾吾却也让他察觉到,他们似乎有事瞒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一直问我九蛇毒教是做什么的吗?今日便告诉你吧,我们毒教是江湖上最大的暗杀机构……”云教主犹豫了半天,终于说出了真相,有些担忧地看着江逸舟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听到教主的话,江逸舟有些茫然。虽然他早就感觉到,九蛇毒教应该不是什么名门正派,从名字上看就可见一斑,使用匕首、暗器和毒药,更不会是什么主流武功。可依照云教主这爱才如命、关爱弟子的性格,他曾猜测毒教是个劫富济贫、帮扶弱小的存在,虽然使用的手段不同寻常,可一个如此仁义的教主,肯定不会让教内中人做什么坏事。

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