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长安无月最新章节!

    比武状元的首秀,毒教上下都备加关注。北长老派人专门定制了武器,坚韧不破的扇子,尖细精巧的袖箭和双刺,锋利无比的匕首,以及各种毒针、烟雾弹、毒气弹等等。南长老送上了速效毒药,见血封喉。东长老也没有闲着,专门来量制了一套战袍,乌黑底色,上面却有暗红的纹样,就像一朵朵血花,在暗夜中绽放。

    至于西长老,却秉承着教主之命,费尽心思地挑着任务。此次教主的要求真是古怪,不要求任务的难度,却要求刺杀目标必是恶人,这可就大大增加他的工作量了。任务派发之前,刺杀目标只有教主和四大长老清楚,其余的不得泄露半分。如今要判断目标是否为恶人,只能自己去打听核对。

    正在西长老为挑任务而烦躁时,沈子清却送来了皇家密函。作为西长老的手下,沈子清打了几年杂,最近才提拔为对接使,专门和皇家对接。教内向来有规定,暗杀任务只能教主与四大长老,其他人若敢偷看,必得重罚,尽管沈子清很是好奇,但首次对接,也不敢轻举妄动,原封不动地呈给了西长老。

    听闻西长老在给江逸舟挑任务,两眼立刻露出了精光,连忙说道:“既然是皇家的任务,定不能说是枉害人命,目标必是罪有应得,不如就派这个任务……”

    西长老瞟了一眼沈子清,却觉得他这个主意很是不错,连忙在簿中记录下来,写上了“初七,申时,后山行”的字样。

    事实上,之所以选这个任务,原因可没有沈子清说的那么简单。皇帝的密函,大多是刺杀位高权重的朝臣,大臣家深宅大院,又有无数武功高强的护卫,要想刺杀谈何容易,往日里,起码都是找两个熟练的高手去配合。

    可如今,江逸舟初出茅庐,更是没有一点经验,派他去刺杀,无异于置身死地。这一点,二人都十分清楚,只不过西长老是因为挑了半天实在烦闷,心中多少对江逸舟产生了怨恨。可对沈子清而言,让江逸舟消失,却是他长久以来的愿望。

    这几日,沈子清密切关注着江逸舟的行踪,想方设法给他再增加些难度,让他真的有去无回。只见江逸舟进入了教主房间,定是要接刺杀任务了。沈子清趴在窗下偷听,奈何教主把门窗关得严严的,实在听不清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屋内,江逸舟接过密函,拆开看,却是一惊!

    左丞相沈成?虽然江逸舟是吴国人,不清楚大梁的政权架构,可却从教众口中听到过不止一次沈成的事迹。他在朝中,地位仅次于皇帝,也就是这样的地位,才能让远房亲戚沈子清在那里作威作福。可此人又是怎样的罪过,让皇上忍无可忍想要杀掉他?又是怎样的权势,让皇上不敢发动手上的权力,而是要出动毒教?

    云教主明白,如果不给他讲清楚,他是不会下定决心杀人的,于是压低了声音道:“长安沈家,可以说是朝中最显贵的了,宫中有太后坐镇,朝野又有沈成周旋,形成的势力盘根错节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此前,沈家多次出现欺压弱小、贪污官银的案子,多被太后与丞相压下。沈家子弟多纨绔,仗着家世显赫便为非作歹,哪怕民众呼声极高,无法再压下,沈成也有办法嫁祸于人。”

    江逸舟从小跟父亲学习策论,听到这些也是明白,沈家大小案件,说到底,应该是沈成主使,可是他位高权重,又游刃有余,很难抓到些把柄,如无把柄而抓人审判,其门生又会上书请命。就算皇上狠心定要拿他性命,也肯定有太后在背后撑腰,这才逼的皇上用了这样的手段。

    云教主接着道:“可最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