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长安无月最新章节!

    早在毒教,江逸舟便看到过沈丞相的画像,虽说画像很难将人完全复现,可此时眼前的人却和沈成的身材样貌完全不同。只见那人眼中闪着奇异的光,竟然拿着一把剑从床上站起。

    意识到大事不妙的江逸舟赶紧转身跑去。从屋外的布局,便能看出沈成早有防备,如今不在自己床上,也属情理之中。江逸舟一边跑着,一边向身后投掷沾着毒剂的飞镖。那人反应迅速,挥舞起长剑一一挡过,飞镖便嗖嗖地插到了柱子上。其实,从见到那人起,江逸舟就看出他武艺过人,根本没有做缠斗的准备,扔暗器也只是想困住他,多一点脱身的时间。

    毕竟,现在的当务之急并不是跟他争个你死我活,而是迅速找出沈成,并将他毙命。

    江逸舟边退边思考着真正的沈成到底在哪里。不在这屋内吗?不太可能,如果真的不在,何必在外面设如此多的侍卫?可在屋内,又不在正殿的床上……对了,定是在两侧的仆人房内。

    江逸舟在屋内兜着圈子,仗着自己的速度快,没有被那人追上。那人武功也不平常,几次差点追上,剑锋已经划过了江逸舟的衣衫,却被他堪堪躲过了。江逸舟仔细观察着那人的表情,却发现他的目光不时瞟向靠窗的一处小房间。

    原来是在那里吗?江逸舟果决地冲了过去,踢门进入,却发现正是沈丞相与夫人,此时二人已经听到外面的响动,正打算翻窗逃跑呢!

    而外面的那个人,却没有追过来。江逸舟狐疑地看向外面,发现他不仅没有来干预自己,反而跳窗走了,但是在离开之前,却没忘摇了摇挂在床前的铃铛。

    那铃铛响声清脆,凡是围在房子周边的侍卫,定是能听到的。此时江逸舟也没空再思考那人是什么用意,门外的侍卫很快就会冲进来,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他把沈丞相及夫人控制住,那夫人悲戚地哭了起来,直嚷着好汉饶命。江逸舟没有做过多的犹豫,一个掌风将她劈晕。沈丞相做错事,一个妇人又能知道多少?江逸舟向来厌烦所谓一人犯错、全家遭殃,所以面对沈夫人,只是将她打晕过去,避免她尖声叫喊,引来更多人。

    另一面的沈成,却衣冠不整地坐在地上瑟瑟发抖。看到一边夫人倒下了,他倒是没有一点担忧,反而拽着江逸舟的衣角说道:“好汉……求求你,求求你不要杀我。你要多少钱?你开个价,我这匣子里都是银票,你拿去……”

    江逸舟看他死到临头却还一副不知悔改的样子,嘟囔了一句:“祸国殃民,死不足惜!”,便一匕首想要结果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挥,不知怎的,却有些下不去手。

    他从未杀过人,以前面对可恶的沈子清,也是顶多痛打一顿出气。可这是一条人命啊,怎么能轻易了结呢?想起自己枉死的父亲,母亲,兄长,妹妹,还有那些无辜倒在血泊里的仆人们,他觉得自己不该杀人。

    人有是非,自当有王法决断,自己无凭无据,不能就这样动手。江逸舟摇了摇头,又想将匕首收回去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王法真的管用,自己的家人也不会遭受如此厄运。如果王法真的有用,沈家也不会这样作恶多端后仍屹立不倒,皇帝也不会走投无路选择了动用九蛇毒教。

    他又将匕首掏了出来,犹豫着不知该如何下手,却见窗外探出了个脑袋,那脑袋看到是他在,连忙麻利地翻了进来。

    那来人不是别人,却是被江逸舟打发走的云蘅。还没等惊诧的江逸舟询问,那姑娘却是抢先张了口:“我的舟哥哥!你还在犹豫什么呀,外面的侍卫可都冲进来了,再不下手咱们就跑不掉了!”

    那沈成听见侍卫进来了,连忙要大声嚷叫,却被云蘅用一张布捂住了嘴。她焦急地看着江逸舟,嘴里不住地劝着:“动手啊……动手啊……”

    江逸舟没有办法,如果只是自己在,大可以扔下沈成,飞身出窗,大不了受些伤,总能找到机会逃脱的。可是云蘅在这,他又得重新考虑。看着云蘅焦急的眼神,他只能心下一横,一刀结果了沈成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快别愣着了,我们跑吧!”江逸舟注视着那汩汩流血的伤口,默默地出神。云蘅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