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周围的阵法全部都是停止,而此时,锦绣山河钟之中散发出淡淡的光芒来,片刻之后,便是化作了一个小小的钟,落在了罗天的手中。

    罗天心念一动,这小钟便是没入了他的身体之中,坐镇在他的神府之上。

    此时,古神殿在罗天的仙庭之中,而小钟在神府之上。如此两件顶尖的法器,将罗天的要害可谓是完全的护住了。

    见到罗天能够将那锦绣山河钟如臂唤使,落飞鸢的眼神也是有着几分变化。不过她并未多说些什么,只是道:“看来,一切都很顺利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落飞鸢这九日,也一直都是在外面等待着,自然不可能真的如此的平静,而是内心也极为激动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罗天点了点头,道:“这一次,多亏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必须做的事情。”然而,落飞鸢却是摇了摇头,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她的话,让罗天微微有些奇怪,但他也是猜测到,这件事情恐怕是和落飞鸢的传承有关。不过既然落飞鸢并不愿意说,罗天自然也不会多问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一切都已经完成,你也该走了。”落飞鸢微微走神,但很快便是回过神来,对罗天直接下达了一个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罗天颇为有些无奈,但此时,也是毫无办法,只好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是继续道:“下次若是……”

    罗天这话,显然就是想问是否是可以再来找落飞鸢了。

    但此时,落飞鸢却是直接打断了罗天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要离开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落飞鸢的语气平静,但是所说的话,却是让罗天也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“你要,离开天河战界?”罗天有些愣神的感觉,这样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落飞鸢点了点头,道:“原先我打算等到最终之战开启,但眼下有了些变化,我需要去往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落飞鸢虽然好像是不愿意跟罗天有着过多的来往,但是眼下,却是愿意去跟罗天解释这些。这其实,已经是意味着她的一些变化了。

    “那,我们还会再见吗?”

    罗天微微叹了一口气,这样问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落飞鸢一怔,并未能够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这个世界上,谁又是可以去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来呢?

    “嗯。”罗天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也还是有着很多的事情要做,有些事情,并非是他能够去决定的。他一心想要去改变的一切,其实本身,就是有着一只无形的大手,在背后操控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他所要做的,就是去找到它,去摧毁它。但是从某种角度来说,这或许也就是那一只无形的大手所想要看到的。

    罗天离开了这小楼,回过头去看了一眼。小楼的大门紧闭,落飞鸢此时,也不知道是在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罗天并未久留,便是很快回到了那修行的岛屿之中。张不易此时正在练剑,此时看到罗天回来,也是赶忙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罗哥,你可算是回来了!”

    张不易似乎是十分的激动,有着什么事情想要对罗天说。

    罗天看出了张不易此时的情绪状况,也是好奇的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出大事儿了!”然而,张不易一开口,便是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罗天听张不易仔细的说过之后,才是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原来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